订阅丁香叶最新动态管理员微信/QQ:12087382赞助网站/积分充值邀请码
开启左侧

[五官口腔] 舌下神经刺激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9 00: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2022-1-19 00: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概要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OSA) 是一种常见的疾病,有几种有效的治疗策略围绕着缓解气道阻塞。 OSA 治疗的金标准仍然是持续气道正压通气 (CPAP),但存在其他选择。在过去十年中开发的最新疗法通过手术植入装置利用舌下神经刺激 (HGNS)。当患者激发灵感时,该设备会发送类似于心脏起搏器的电脉冲。这种冲动会激活舌下神经的目标分支,从而刺激伸出舌头并向后打开气道的肌肉。这种机制已被证明可以通过在吸气时激活这些肌肉来减少气道阻塞。除了详细说明事件的时间顺序外,该案例还概述了各种复杂的解剖结构,这些结构是为了安全有效地植入舌下神经刺激器而确定的。请注意,已经开发了更新设备和手术程序,并且该特定视频涉及原始设备和手术技术。

案例概述
背景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OSA) 的特征是睡眠期间发生的上呼吸道塌陷继发的反复发作的呼吸暂停。呼吸暂停的发作不仅会扰乱睡眠模式,还可能导致慢性低氧血症,导致交感神经系统过度活跃、内皮功能障碍和全身氧化应激。由于这些病理效应,OSA 与多种慢性健康状况相关,包括肥胖、高血压、心力衰竭、心房颤动、中风和 II 型糖尿病。目前估计全球患病率接近 10 亿人,美国是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鉴于受 OSA 影响的个体数量众多,多种治疗方案都发挥了作用。

尽管有多种因素的影响,但在许多 OSA 病例中,一个主要因素是睡眠期间发生的咽肌张力降低。治疗的重点是抵消这种阻塞过程的不同方法。已确立的 OSA 治疗金标准是持续气道正压通气 (CPAP)。 CPAP 确实有效缓解 OSA;然而,依从率通常很差,估计长期依从性约为 30-60%。由于对 CPAP 的依从性相对较低且疾病患病率较高,因此一直在努力开发 CPAP 的替代品。这些包括鼻、口腔和口咽手术,或多个部位的组合。这些程序的成功率,即使在多级设置中,也没有取代 CPAP 作为标准治疗。舌下神经刺激 (HGNS) 是一种相对较新的替代方法,用于 CPAP 治疗失败的中度至重度 OSA 患者。

重点历史
鉴于需要 CPAP 治疗失败才能满足舌下刺激的标准,患者可能会被诊断为 OSA 的睡眠专家转诊。然而,识别症状很重要,因为确定的基线可能有助于确定手术后治疗的有效性。患有 OSA 的人可能会在白天和夜间出现症状。常见的夜间症状包括打鼾、夜间喘气/窒息或难以入睡。白天最明显的症状包括嗜睡或疲劳、头痛、记忆障碍或注意力不集中。然而,患者可能根本没有任何抱怨,因为他们是由重要的其他人转介到诊所的,他们注意到在睡觉时打鼾或喘气。

体检
彻底的身体检查可能有助于排除可能导致患者症状的其他异常情况。患者可能出现血压升高,因为高血压与 OSA 之间存在关联。身体习惯是考试时要注意的事情。肥胖不仅是 OSA 的危险因素,而且由于术前内窥镜检查期间诊断出的异常解剖结构,它可能阻止患者成为该手术的候选人。进行药物诱导睡眠内窥镜检查 (DISE) 以评估软腭并确定气道解剖结构是否适合该程序。这将在特殊注意事项下进一步详细讨论。

自然历史
目前,HGNS 仅获准用于成人。然而,重要的是要注意 OSA 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 OSA 的主要儿科危险因素包括肥胖、扁桃体肥大、颅面异常和神经肌肉疾病。成人纵向队列研究表明,最近体重增加与患 OSA 的机会增加有关。

治疗方案
CPAP 是 OSA 患者的一线治疗。对于不能耐受 CPAP 的轻度至中度 OSA 患者,可以选择尝试在夜间佩戴口腔矫治器。口腔矫治器通常会重新定位下颌骨,以尝试打开气道。除舌下刺激外,手术选择包括悬雍垂腭咽成形术 (UPPP)、扁桃体切除术和腺样体切除术(常见于儿童)以及上颌下颌前移。患者可能会因生活方式的改变而得到改善,例如运动和减肥。

治疗原理
对于不能耐受或无法改善 CPAP 治疗的特定 OSA 患者,HGNS 是一种替代选择。这种治疗的目标是解决疾病或降低通过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 (AHI) 衡量的疾病严重程度。

特别注意事项
舌下刺激经 FDA 批准用于 18 岁及以上已失败或无法耐受 CPAP 治疗的患者。患者还必须满足其他几项标准才能获得设备/手术覆盖范围的批准。这些包括由 AHI 确定为 15-65 的重度 OSA、中枢性呼吸暂停指数 < AHI 的 25%、BMI ≤ 32 以及没有完全同心塌陷证据的药物诱导睡眠内窥镜检查 (DISE)。患者还必须具有适合该程序的解剖结构。鉴于舌下刺激的目标是通过颏舌肌的作用突出舌头,气道塌陷的类型至关重要。在术前期间进行 DISE,以检查解剖结构并确定气道塌陷的类型。腭后或前后气道塌陷是首选,因为这已被证明对舌下刺激反应良好。气道向心塌陷的患者不适合该手术,因为塌陷的程度和性质太严重而无法通过舌下刺激来克服。其他禁忌症包括 25% 的 AHI 出现中枢性或混合性呼吸暂停、由于先前的手术或神经系统状况而缺乏上气道控制、无法操作设备的患者、怀孕以及需要某些类型 MRI 的患者。重要的是要注意,只要将设备带到现场,就要使用双极烧灼,因为单极烧灼可能会损坏设备。

讨论
这种情况下,首先将电极放置在舌外侧,然后再放置到颏舌肌中。电极确保该装置刺激舌下神经的正确分支,最终目标是通过颏舌肌收缩实现舌头的突出。电极放置后,识别并标记外部解剖结构,以绘制切口的三个位置。应注意识别颈外静脉,因为这在隧道开挖过程中可能存在风险。该过程首先确定用于放置刺激导线的舌下神经。切口的绘制类似于下颌下腺切除术,在下颌体下方两个指宽处,以降低对下颌边缘神经的风险。一旦舌下神经被分离,包涵体分支的耦合是使用神经刺激与颏舌肌中的上述电极完成的。随后将包含夹杂物分支的引线固定到位。刺激导线到位后,在前胸壁上制作一个用于发生器的口袋,并将呼吸感应导线放置在肋间内外肌之间的下方。一旦所有三个组件都就位,然后将引线穿过隧道并连接到发电机。最后,在关闭之前对设备进行了广泛的测试。

在患者康复的初始恢复期间,该设备会关闭。手术后大约一周,拆线,患者可以恢复日常生活活动,第一个月限制剧烈的上肢运动。从手术后的 1 个月到 3 个月,打开患者的设备并使用多导睡眠图将其滴定到正确的设置。患者每 5-12 个月进行一次随访,以确保设备正常工作。

本案中的 HGNS(美国明尼苏达州 Inspire)于 2014 年获得 FDA 批准,几年前已在美国境外使用。从那时起,研究一直在研究这种疗法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从 2016 年到 2018 年,ADHERE 登记处收集了 508 名个人关于 OSA 的主观和客观测量的数据,他们分别使用了 Epworth 嗜睡量表 (ESS) 和 AHI。一年内,ESS 的中位数提高了 5 个百分点,AHI 从每小时 34 次的中位数下降到 7 次。值得注意的是,在 508 人中,该程序的不良事件率为 2%。这包括通过压力控制的术中出血、血清肿、短暂的构音障碍和短暂的舌无力。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研究 STAR 试验在 2018 年发布了一组 97 人的五年数据。 STAR 试验在疾病严重程度和生活质量方面都有类似的改善。最近的一项研究跟踪了 20 名患有唐氏综合症的青少年(中位年龄为 16 岁),他们接受了 HGNS 治疗难治性 OSA。手术后两个月,这些人的 AHI 平均下降了 85%。部分由于这些结果,FDA 最近将这种疗法的批准年龄从 22 岁降低到 18 岁。总而言之,似乎有证据继续支持这种手术干预治疗 OSA。

参考资料:
Javaheri S, Barbe F, Campos-Rodriguez F, Dempsey JA, Khayat R, Javaheri S, Malhotra A, Martinez-Garcia MA, Mehra R, Pack AI, Polotsky VY, Redline S, Somers VK. Sleep Apnea: Types,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Cardiovascular Consequences. J Am Coll Cardiol. 2017 Feb 21;69(7):841-858.  https://doi.org/10.1016/j.jacc.2016.11.069
Jehan S, Zizi F, Pandi-Perumal SR, et al.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ertension, resistant hypertension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Sleep Medicine and Disord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20;4(3):67-76. PMID: 33501418.
Muraki I, Wada H, Tanigawa T. Sleep apnea and type 2 diabetes. J Diabetes Investig. 2018 Sep;9(5):991-997. Epub 2018 Apr 14.  https://doi.org/10.1111/jdi.12823
Benjafield AV, Ayas NT, Eastwood PR, Heinzer R, Ip MSM, Morrell MJ, Nunez CM, Patel SR, Penzel T, Pépin JL, Peppard PE, Sinha S, Tufik S, Valentine K, Malhotra A. Estimation of the global prevalence and burden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 a literature-based analysis. Lancet Respir Med. 2019 Aug;7(8):687-698.  https://doi.org/10.1016/S2213-2600(19)30198-5
Dempsey JA, Veasey SC, Morgan BJ, O'Donnell CP. Pathophysiology of sleep apnea. Physiol Rev. 2010 Jan;90(1):47-112. Erratum in: Physiol Rev. 2010 Apr;90(2):797-8. https://doi.org/10.1152/physrev.00043.2008
Rotenberg BW, Murariu D, Pang KP. Trends in CPAP adherence over twenty years of data collection: a flattened curve. J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16 Aug 19;45(1):43. https://doi.org/10.1186/s40463-016-0156-0
Gupta RJ, Kademani D, Liu SY. Upper Airway (Hypoglossal Nerve) Stimulation for Treatment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tlas Oral Maxillofac Surg Clin North Am. 2019 Mar;27(1):53-58.  https://doi.org/10.1016/j.cxom.2018
Gottlieb DJ, Punjabi NM.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 Review. JAMA. 2020 Apr 14;323(14):1389-1400. https://doi.org/10.1001/jama.2020.3514
Wray CM, Thaler ER. Hypoglossal nerve stimulation for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World J Otorhin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16 Dec 22;2(4):230-233.  https://doi.org/10.1016/j.wjorl.2016.11.005
Huang YS, Guilleminault C. Pediatric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Where Do We Stand? Adv Otorhinolaryngol. 2017;80:136-144. Epub 2017 Jul 17. https://doi.org/10.1159/000470885
Punjabi NM. The epidemiology of adult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Proc Am Thorac Soc. 2008 Feb 15;5(2):136-43. https://doi.org/10.1513/pats.200709-155MG
Semelka M, Wilson J, Floyd R.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in Adults. Am Fam Physician. 2016 Sep 1;94(5):355-60. PMID: 27583421.
Center for Devices and Radiological Health. Inspire&#174; UAS System.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https://www.fda.gov/medical-devi ... lation-p130008s039. Published April 14, 2020. Accessed February 23, 2021.
Yu JL, Thaler ER. Hypoglossal Nerve (Cranial Nerve XII) Stimulation. Otolaryngol Clin North Am. 2020 Feb;53(1):157-169. Epub 2019 Nov 4.  https://doi.org/10.1016/j.otc.2019.09.010
Woodson BT, Strohl KP, Soose RJ, Gillespie MB, Maurer JT, de Vries N, Padhya TA, Badr MS, Lin HS, Vanderveken OM, Mickelson S, Strollo PJ Jr. Upper Airway Stimulation for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5-Year Outcomes.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18 Jul;159(1):194-202. Epub 2018 Mar 27.  https://doi.org/10.1177/0194599818762383
Heiser C, Steffen A, Boon M, Hofauer B, Doghramji K, Maurer JT, Sommer JU, Soose R, Strollo PJ Jr, Schwab R, Thaler E, Withrow K, Kominsky A, Larsen C, Kezirian EJ, Hsia J, Chia S, Harwick J, Strohl K, Mehra R; ADHERE registry investigators. Post-approval upper airway stimulation predictors of treatment effectiveness in the ADHERE registry. Eur Respir J. 2019 Jan 3;53(1):1801405.  https://doi.org/10.1183/13993003.01405-2018
Caloway CL, Diercks GR, Keamy D, de Guzman V, Soose R, Raol N, Shott SR, Ishman SL, Hartnick CJ. Update on hypoglossal nerve stimulation in children with down syndrome and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Laryngoscope. 2020 Apr;130(4):E263-E267. Epub 2019 Jun 20.
https://doi.org/10.1002/lary.2813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丁香叶与你快乐分享

微信公众号

会员加入微信群

服务时间:8:30-21:30

站长微信/QQ

← 微信/微信群

← QQ

Copyright © 2011-2022 丁香叶 Powered by dxye.com  手机版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